04:副刊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     
2022年08月0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喜 鹊
□ 文 丹
(杨元德 摄)

  咚、咚、咚咚、噗噗噗、嘭……过道内,敲击玻璃、飞鸟啼叫和杂乱拍打翅膀的声音,打断我的思绪。

  寻着急促的声音走出门外。

  左边过道玻璃窗上,一只年幼的喜鹊,用力扑腾翅膀,四处张望,企图找到出去的地方,可是窗子严丝合缝,没给它希望。

  它一边观察,一边利用身体上能利用的一切。它用它的喙使劲啄关闭的窗子,它用它的脚去踢打坚硬的玻璃,它用它的翅膀拍打玻璃窗,尝试冲破这“透明”的屏障。

  玻璃窗外,一只较大一点的喜鹊来回扑腾,有规律地发出声音,似乎是在给屋内的喜鹊鼓劲,亦或是在呼叫同伴来帮忙。它不时看看窗内,和屋内的喜鹊,在玻璃上啄对应点。屋内的喜鹊往左,它也往左,屋内的喜鹊往右,它跟着往右……

  我想帮帮它们,可是又怕惊扰它们。

  还记得有一次放假回来,在一楼大厅看见一只死去的小鸟。满地羽毛。它一定是固执朝着玻璃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。

  我看着几乎光秃的小鸟,心生怜悯,痛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在现场,如果在,或许就可以帮它,那它就能继续在蓝天下快乐飞翔。

  这样的遗憾,不想再留第二次。

  虽然窗外的同伴已经在奋力地想要帮助它,但它的眼里,却只有这道透明的阻挡它飞向树林、飞向蓝天、飞向伙伴却无法冲破的透明墙。

  想要逃离的心,已经让它忘了,也许转个方向,曾飞来时的“窗子”,其实从未关闭。

  窗外喜鹊既是加油又是呼救的叫声,又引来一只成年喜鹊降落在玻璃窗沿上。

  新飞来的喜鹊和原本的喜鹊对望了一眼,然后转头看向窗内,从左边奔跑到右边,蹲下又站起,好像在教屋内的喜鹊要如何做才能逃离。

  屋内的喜鹊学着它们的样子,重新起飞几次。它试图从两扇玻璃中间的一丝间隙内逃脱,扑腾得更厉害,玻璃上、窗台下溅满鸟屎。

  新喜鹊跳来跳去,看看窗内又把头调向外面,开始快节奏啼叫,似乎也在召唤同伴,然后继续扭过头,和原本在外面的喜鹊一起用它们的喙啄玻璃窗。

  我轻柔走向喜鹊,还是惊扰了它们。

  窗外的喜鹊看见我,第一时间飞走……

  看着离开的两个同伴,屋内的喜鹊扭头看我一眼,又急转头再看看窗外,更加慌乱地扑腾起来。

  我轻轻把窗户拉开,只留下它当下站立的位置。如果再拉过来一点,有可能就会伤到它。于是我向后退了一点,慢慢挥动手臂,试图把它从打开的位置赶出去。

  可是它却越发慌乱,飞起掉落后,没抓住玻璃边沿,重重掉到地上,没来得及站稳,却又重新拍打着翅膀,调了一个头,迎着它飞来时的方向,快速飞出窗外,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

  我关上窗户。窗台下,没有羽毛。

  今日大暑,阳光和煦。

  三只喜鹊,站在围墙上,欢快地叫着。

  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社会·广告
   第04版:副刊
副刊
大方印象
总要有个人 在南高原等你
喜 鹊
九洞天喊泉
毕节日报副刊04喜 鹊 2022-08-06 2 2022年08月06日 星期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