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:副刊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     
2022年08月0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大方印象
□ 宋自成

  对大方的印象,源于奢香夫人。

  “大方”作为一个区域名词走进我的生活,有两个时间节点:2001年和2011年。2001年我在毕节师范学校读书,大概是周末,一时兴起跑去大方看奢香夫人,那是人生第一次旅行,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历史名人名城。10年后的2011年,慕俄格古城应征对联,我查了下那段历史,撰了几联,对奢香、对慕俄格、对大方又添了些印象。现在距第一次去已逾20年,模糊记得在洗马塘边伫立观马、在奢香博物馆内睹物思源、在奢香墓外琢磨碑铭、在奢香夫人铜像前凝目仰瞻。彼时未及开发,没有今时的洋洋大气和游人如织。后来又去过一两次奢香博物馆和贵州宣慰府,但是前拥后挤、步履匆匆,来不及细细研读,俨然泛泛过客。近两年到过油杉河景区和九洞天景区,倒是有惊有叹,意趣非凡,算是对大方囿于人文认识的狭隘中,充盈了自然风光的空缺。

  再一个10年后的2021年,和文友们再访大方,观小屯梯田、览奢香古镇、憩清虚桥洞,得以从“文化人”视角,在时间光影中对大方又增加些了解。虽如此,我认为对大方的认识还是肤浅、碎片和单向的,故只能从肤浅、碎片和单向的角度,谈谈对大方的印象。

  “甜!”掬饮一捧仙宇峰下的山泉水,我禁不住叹出一个“甜”字。三年前,我携妻儿到大方油杉河景区游玩。一家人先是相互搀扶滑过玻璃栈道,再是追逐嬉闹纵情山林梯阶,下到谷底时已是口干舌燥、筋疲力竭,见一户人家,老屋隐隐,流水潺潺,鸟语啾啾,马蹄嘚嘚,很有一番桃源仙居味道。循声望去,定睛一看,一股清泉自房角水管中缓缓流出,溅到地上,水珠儿一个劲儿向我们撒欢。于是未及请示主人,大步流星撇下包袱,合掌便捧,噘嘴便饮,连掬五下,方解困乏,喘了口气,便是一“甜”字自喉咙深处漫涌而出。妻儿几人亦是趋步向前,迫不及待,一饮方休。

  当然,要说大方的甜,自然必须说大方八堡的苗家水花酒。本地饮酒人若说不知道八堡水花酒,那只能说是好酒之徒,说不上善饮之士。八堡水花酒似酒非酒,似水非水,饮之绵甜爽口,喉唇滋润,叫人破防;饮后醉不伤体,回味悠然,还想再饮。有酒友饮后,谓之:“喝时但觉香,醉了不知道;出屋见风跩,迈脚三步倒。”翼王石达开亦有诗,云:“千颗明珠一瓮收,君王到此也低头。五岳抱住擎天柱,吸尽黄河水倒流。”诗意如此,苗家水花酒的“甜”,不必累述。其实,大方的甜有其渊源。大方井多,据传县城就有九十九口井。有井必有泉,这泉,滋养了这一方黎民百姓,成就了大方豆腐、豆豉、豆干等豆制品及其他名特小吃,涵养了大方县城底蕴深厚的“井文化”,也将一个“甜”字,嵌在了大方土地上。

  说到大方的甜,你当然会想到大方的辣,想到六龙豆干火锅。没错,大方同时有“中国皱椒之乡”和“中国豆制品之乡”美称,能够同时将辣椒和豆干撮合在一起的豆干火锅,简直是天作之合。三五朋友邀约,外地友人到访,情侣逛街困乏,外出旅行归来,甚至是一个人下班无聊,都可以寻一家须是经众人“鉴定”为正宗的——“六龙豆干火锅”店,按人点餐,佐以时令蔬菜、油渣、土豆等配料,以砂锅烹饪,麻辣爽口,味美无比,实为开胃佳肴、下饭佳品,食者少则二三碗,多则七八碗,放碗仍觉意犹未尽。大方豆干还可以烙烤食之,街边置一炭火,不旺不息,旺则易焦,息则不达。豆干有碱有霉,方方正正,列阵排开,温火慢烤。烤得金黄酥软,蘸着本地辣椒面或辣椒水,再来二两苞谷酒,细嚼慢饮,豆干烫、辣椒辣、苞谷酒烈,令人“呼呲”,悠然自得。难怪六龙诗人陈荫波要以一首小诗来赞美六龙豆干烙锅摊,其诗云:“街头巷尾烙锅摊,助酒清谈侃大山。风味饶情君恋否,酩酊何日醉乡关。”

  大方还有一种辣,不在味觉。那必须是大方嬢嬢的泼辣——一种直率的辣、坦诚的辣、豪爽的辣。大方水甜,养育出的女子却“辣”。如果你有个大方的女性朋友,她会时不时叫你“哈锉锉”(傻瓜),形容你“二冲二冲的”(骄傲自大),恭维你“我虚火你喽嘛”(我怕你了)......这些话语,听之自然是言词粗鲁、语气粗荤,大大咧咧、辣味十足。话语里的辣,也是性子里的辣,大方嬢嬢心直口快,想到啥就说啥,就是谈恋爱,也是不将就“婆婆妈妈”“拐弯磨角”那种。但细细听来,“哈锉锉”是如此亲密,“二冲二冲的”是如此仰慕,“我虚火你喽嘛”是如此甜蜜。你熟悉了这些“辣”妹子后,会觉得辣里面也还是甜的。

  “后来,仙宇峰屹立成了我手中的一支笔。”从油沙河景区回来,我写下这句话。踏足在全透明悬空玻璃栈道上,峡谷景观尽收眼底,行走其上仿如御风而行,惊险刺激无可比拟。云深雾罩之际,于栈道之上悬空赏景,犹如漫步云端。仙宇峰是油杉河第一名山,是游人必至之胜境。此山三面环水,拔地而起,顺看如擎天一柱,侧看若巨大屏风,远看是群峰一峦,近看则峭壁千仞。奇峰竞秀,峡谷幽深,行之犹如畅游仙境;有观音庙藏于崖顶,更添神秘色彩,集奇、险、幽、秀及神韵为一体。若是盛夏徜徉于山脚谷底,密林若梳,溪流潺湲,赤足试水,则清凉沿足而上,沁透脑门,酷暑顿消。抑或岸边寻一圆石,凝神静坐,则有去俗还真,心清气朗之感。待攒劲费力从海拔1040米的谷底爬上1445米的峰顶,和风送爽,俯首鸟瞰,则有登高望远、君临天下的通透和空灵。

  如果此刻天色渐晚,你可以赶到12公里外高原上的平原——崔苏坝大草原,去梳理一下这一天起伏跌宕的心情。星宿乡的崔苏坝,又叫吹苏坝、吹舒坝。我没有去考证这一名称的来历,但第一次抵达时,就感觉很舒服,可能是一个“崔”或“吹”字,加上“苏”或“舒”字,给人一种“风吹来,好舒服”的感觉吧。从杭瑞高速百里杜鹃站下站,一路逶迤前行,近20公里道路时而陡峭、时而环绕,时而穿过山林、时而驰过村寨,要绕得你有些晕头转向、心浮气躁时,崔苏坝才突然展开在眼前。那时候你定会迫不及待丢开方向盘,脱掉让你闷热的外套,顾不得周围人们的眼神,四仰八叉躺在这高原的平原上,看云卷云舒、吹凉风习习、听羊咩牛哞、吸空气草香,仿佛全世界都静下来,自己已然空洞虚无了。这时候,大方是张扬的,张扬到可以将人全部吞噬。

  大方又是含蓄的。大方的含蓄,可以含蓄到不显山露水,却举世无双。羊场镇陇公村的清虚洞,掩映在青山绿水中,远看是天生桥,近看是溶洞,走进去再看,还有一扇扇形天窗,天光就窗倾泻而下,亦桥亦洞亦窗。洞内数千平方米,地势开阔,光影重叠,清凉幽深,一条小溪贯穿其间,其水可饮可濯。我们去时,戏水的小朋友还拾得一条斤把重的鲫鱼,欢愉之情弥漫洞中。康熙年间,大定举人刘玉泉曾为此洞赋诗,曰:“古洞隐城西,奇胜殊难状。引人不知疲,缭曲幽而旷。选地坐移时,清虚号不妄。高处别有天,曲梯达其上。当门茂花大,列石宛屏障。爽气沁人怀,自在俗情忘。”

  大方的含蓄,还不仅于此。去年“五一”节,我和家人到九洞天游览。之前对九洞天早有耳闻,也时常在各类媒介上对其“洞”其“水”其“天”有所目睹。然而实地一游,还是被惊艳到了。我们去的是云洞天开景区。平地望去,只有水有山、两山夹一水而已,水流时疾时徐,山势时陡时缓,竟看不出有何绝妙之处。然入地的伏流在长约两公里的河段上开了九个大天窗,谓之大观天、宝藏天、云霄天、象王天、葫芦天、玉宇天、金光天、雷霆天、月宫天,亦洞亦水亦天,九隐九现,洞天一体,洞洞相连,组合成了集溶洞、伏流、天窗、天坑、峡谷、瀑布、天生桥、悬崖、绝壁、峰丛幽谷等为一体的岩溶大观,造就了惊艳世界的“岩溶地形的教科书”“喀斯特地质博物馆”。游九洞天,最好选择单程沿洞壁的梯步栈道走走停停赏玩一番,再由水路乘船穿越九个洞天在明明暗暗间返程。如是,可以让人既有纵情山水之乐,又有深入自然秘境之悦。大方的含蓄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当你置身秋天的小屯梯田,你感觉大方是黄色的。她用颗颗低垂饱满稻粒冲击你的视角,触动你的灵魂,拨弄你的乡愁。当你依偎在一大片金黄里,你会莫名感觉回到了童年、回到了故乡,稻香拂过鼻翼,蚂蚱跃过肩膀,溪流淌过身体,父辈的镰刀将稻谷收割,装进麻袋扛走......当然,你还会意识到,探究大方,绕不开那一抹红。大方的红,是名扬天下的红,这里有中华苏维埃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旧址、中国工农红军将军山、梯子岩战场等革命历史遗迹,见证了红军长征“乌蒙磅礴走泥丸”的光辉岁月。那么,作为“中国现代民间绘画画乡”“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”“中国漆器之乡”“中国天麻之乡”,大方又是什么颜色?这一抹抹色彩涂在大方版图上,那必定是鲜艳夺目的彩色罢!

  大方是有故事的地方,有故事就旧。“慕俄格”够旧,“宣慰府”够旧,“奢香墓”够旧,“斗姥阁”够旧,“水西史”够旧,曾经的川盐集散地——“三省通衢”瓢井镇够旧。但大方又是新的。奢香古镇,名随古,但气象新。作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,小镇集观光、旅游、休闲、商业、购物于一体,彰显彝族风情特色。古镇中心部位花海梯田(又名古彝梯田),按彝族梯田特点设计打造,亭台湖泊,曲径通幽。我们到时正是夕阳铺辉,梯田色彩柔美且愈见层次,大家纷纷取景拍照,一派生机盎然、欣欣向荣景象。“问明清秋草,水西文化,飞雄横空,高速集聚。于滇咽喉,于蜀门户,鸡鸣三省一两声!旱码头,任物聚物散,大进大出。”(召桑菊《沁园春·大方》)“奢香故里,古彝圣地,大情大景,方圆芳菲”的大方,已是大有潜力、大有希望、大有作为的地方。

  用了20多年时间,有意和无意间,借助书籍、网络,以及亲身游览,还有道听途说,认识了大方。如果20年前的大方是一位款款而来的美人,而我到现在才意识到她的美,我就已经错过了。幸好,大方没有老,并且她的美才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像从历史长河中缓步走来的奢香夫人。诚如斯言,那就等下一个10年吧,也许,下一个10年,我会与大方有更多的相遇和交融!

  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社会·广告
   第04版:副刊
副刊
大方印象
总要有个人 在南高原等你
喜 鹊
九洞天喊泉
毕节日报副刊04大方印象 2022-08-06 2 2022年08月06日 星期六